15920360056 369506613@qq.com

尹戈笔记 yingebiji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尹戈笔记 > 那场醉倒三十六头大肥猪的风波

那场醉倒三十六头大肥猪的风波

发布时间:2018/01/13 尹戈笔记 浏览:52

这个苏戴瘦得有点仙风鹤骨,同学戏谑他:型如鸡壳,腰细似蜂。时常伸出长颈鹿般的脖子,迈着白鹤的步伐,体型象一副衣架,瘦骨伶仃,迎风一摇一摆,一米八的个子,体重从来都没有超过一百斤。

   他喜欢看杂书,小学毕业就戴眼镜,江南大学中文系毕业分配到江南日报社当记者,平时喜欢现代诗,追靓妹时曾写过情诗《远去的她……》

   洁白   洁白

一片

变成了小白点

 

拉着我的目光

牵走了

我的思念……

诸如此类的小情诗,哄的女孩子脸儿红彤彤,心儿别别跳。当然在以前的社会风气下,只能是相思牵挂的人多,与他同床共枕的人少,误了苏戴许许多多的金玉良缘、良辰美景。

他书看多了,不理解他的朋友以为他有神经质,经常讲一些不正常的观点。

譬如他看到庆江的水质变污变浊,就会莫明地激愤,好像他家的水缸被人放了老鼠药一样,坐立不安。这等事情当地官吏不急,急死了他这个编外太监。

苏戴居然真的给当时的中共中央大首长直接写信,因不知道详细通讯地址,就写:

邮编:100000

北京  中南海

中共中央×××首长  收

 

结果还真的引起了重视,上面派了一个专门的调查组来,调查组的人口气很粗,气势很大。

苏戴当时刚工作,不清楚内幕,大凡污染严重的化工厂、造纸厂都是当地的纳税大户,事关当地政府的钱袋子,如果是没有钱赚的企业,当地政府也会干涉的,用不着惊动京城的皇上老爷。

中央首长批示后,庆江的污染企业结果真的给整顿关停了。

庆江的水是清了,鱼儿也欢了,可是庆江市委、市府的头头脑脑,很是懊恼 ,一致认为是中央不了解基层的难处。

就在这时,层层转下来的皇帝圣旨,居然是歪歪斜斜 写在苏戴的那封群众来信上。经查:这个写信的《江南日报》记者,居然是庆江人氏,真正的雨伞骨(由里往外戳的意思),他父亲原是大右派章凡的秘书,也跟着划成右派,平反后在家乡当了个小干部。这老头叫苏烈火,不仅脾气犟,而且他也是个书呆气十足的人,被人挤兑到统计局工作,仍然干一行爱一行,听领导说统计局重要,他也会到处宣传统计局的重要性。有一次苏戴的母亲跟苏戴的父亲说:

“老头!你不要宣传了,市委书记昨天在电视上讲防治白蚁是本市的头等大事,你能说防蚁所比公安局派出所重要吗?书记到哪儿作报告都会说哪儿重要的!”老头才没了声音。

苏戴曾跟他父亲说过,我的组织关系不归庆江市管辖,我要为生我育我的庆江水污染问题奔走呼吁,还庆江一江的清水。他父亲也认为反映水污染的问题值得,很有意义。

庆江是江南省第二大水源,喝庆江水的人,千千万万,就你苏戴有能耐?得罪了那么多的官员,特别是化工厂、造纸厂破产后,那儿的工人,他们对苏戴更是恨之入骨,曾扬言:等他回来探亲,要把他打个半死不活……

 

2

苏戴评判事物的眼光和观点总是与他人不同,所以圈子里的朋友都叫他“老书贡”,也就是书呆子的意思。

当他看到同事朋友纷纷下海,有个叫白志敢的同事和另一个记者朋友到海南省创办一个养活堂,居然搞得全国知名,他也屁股痒痒地想下海。

虽然苏戴有亲戚在国外,他却从来没有写信要过钱,只靠自己的那点工资,很不经用,他自喻是一条飘零的鱼,鱼离不开水,那水就是钱,钱太少了。

穷记者们没有钱,却富有拥有钱时的幻想。有的说:等我有钱了,白天上网当愤青,晚上泡吧扮小资,我想左就左,想右就右。

铁婴说:等我有了钱,就拍两部电视剧,前一部跟正常人的思维对着干,后一部跟前一部对着干。

苏戴说:等我有了钱,要办一个献国策总公司,组建调查腐败特务网,为总书记献策,抓腐败官员一抓一个准。

这些话,都是记者们喝茶时所感叹的,后来,苏戴调《庆江日报》新闻部任主任。

在《庆江日报》社里,苏戴这个愣头青,有几个臭味相投的哥们,专找社会的阴暗面曝光,愤青的可以。没钱上酒馆,就去吃拉面。有一次,吃完拉面后发现拉面馆斜对面的状元楼大酒店,停满了省府、市府牌照的汽车,热热闹闹人流蠕动,像似蚂蚁窝的截面,一只只,眼红红,肉墩墩,酒醺醺,肥头大耳,有个市政府的接待处长,双眼长得离嘴巴特别远,一张马脸。记得记者铁婴说他,是老把眼睛往上看,久而久之变成这个样子的。

号称无冕之王的记者们,刹时心中涌动一股对社会腐败的愤怒。

就在这个时候,酒店大门外的一群残疾乞丐被酒店保安赶得四处钻窜……

“朱门酒肉臭

  路有冻死骨……”

激愤的诗句差不多同时在三四个愤青记者的口中念出,铁婴说了句:他们那么多的人,围成一桌,每人拼命往一个洞里塞,我担心今晚会有人活活的撑死!苏戴一股热血从脚底下冒泡而上,说:他娘的!给他们曝曝光!

举起随身的相机,咔嚓!咔嚓!把停在大酒店四周的豪华轿车一辆不漏,全部摄入镜头。让铁婴跑去暗访,自己立马回报社暗房冲洗照片,交给值班的王副总编。

王副总编叫王福祥,原是经济部主任,很重视报纸发行量,文墨水平一般,搞管理发行有自己的一套办法,他有一句口头禅:

“报纸呒人看,都是屁!”

报纸要有人看,必须要有批评稿,那天晚上他擅自发挥值班领导的权力,在报纸头版隆重推出:

《反腐败旋风横扫大吃大喝——本报记者苏戴、铁婴明查暗访状元楼大酒店》,曝光昨晚光临该酒店吃喝的市委、市府及各部门的公车牌号:

江A00004 00009 00123 00888 ……

江警 00017 00202 ……

报纸刊登三十多辆车牌号码,请全市民众辨认,并配发了全景照片。

苏戴这帮愣头青做梦也没想到,王福祥也没想到,状元楼举行的是庆江市破获厉樟树、李木勇两起特大恶性杀人案庆功会暨全市综合治理表彰大会结束时的大会餐。

除了市委书记张二士和市长参加江南省委扩大会议外,几乎所有政法战线的领导都去了状元楼,政法委书记郑振西,公安局长柳松林,还有常务副市长,人大副主任,政协副主席,检察院、法院等领导的坐骑牌照均醒目地铅印在《庆江日报》的头版版面里,随着邮递员的发送,庆江的大街小巷,机关角落,蹲坑便池,叽里咕噜地都在传递着昨晚状元楼搞腐败的消息。

车牌的主人们,一看到报纸,第一反应,是自己的路线踏错了!暗地反思踏错在哪里?个个凝视《庆江日报》,冥思苦想……

有关人士估计,百分之八十的可能,这件事跟市委政治角斗有关。

一次平平常常的庆功宴,仅仅是吃吃喝喝,居然被市委机关报点名批评,还特地公布了车牌号码,这是庆江市建国以来所没有过的。

官员们经历的政治斗争多了,立即想到中央十六大的反腐专题会议的精神,便认定决非空穴来风。

也可能在新闻的背后,就站着一个中纪委、省纪委的人。被报纸曝光的车主,心里七上八下,直打鼓,忐忑不安。

许多无良官员,高兴得睡不好觉。为什么市委报纸头版头条会用《反腐败旋风横扫大吃大喝》的题目,为什么会选中我市的状元楼酒宴呢?

这充分地说明好戏拉开了序幕……

 

3

更值得一提的是《庆江日报》的总编辑——江兵,那天在家休息,是值班的副总编擅自改变了清样,把这篇突发性急稿摆上了头版头条而没有请示他,按惯例值班副总编有这个权力。

令江兵尴尬的是,分管《庆江日报》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也被市政法委书记请了去,他的江A00004奥迪车牌也刊登在《庆江日报》的头版。所以他认为王副总编肯定是有某种意图的,在此之前,市委书记恰好骂过江兵总编主持的《庆江日报》是死人办报,没有一条鲜活的新闻!

江兵不服气她说:我的舆论监督权有限,稍稍批评一下,不是市委、市府批评报社,就是被批评者要打官司。

江兵纳闷:同样都是政府发工资的法院法官,也总是设法添乱,煽动受批评者打官司,然后搬出一批喝了洋墨水根本不了解国情的马尾巴功能学者胡编的悬在空中的概念套逻辑又搓理念一句平常表达清清楚楚的句子加上四个修饰词的长长定语的条款,给原告被告各打五十大板,收取诉讼费,年终分红了事。

为什么这样做的目的,江兵最清楚,各个部门都在变着法子争权。法院的争权方法有讲究,既唬弄不懂法律的人,又能整一整赶时尚的领导,让当官的弄不清楚这帮靠捣鼓法律吃饭的人,拼命推广所谓的“依法治国”其真正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江兵从基层乡镇一步一步的摸爬上来,他对底层的潜规则很了解,像有些经济案件,当事人面对面结算,当事人都算不清楚的帐目,一个法官抛开当事人凭空居然把案件给判准了,把帐给算清了。谁都知道其中的荒唐,但谁都不会点破。因为这种荒唐的审理方法叫“依法办案”。

这帮人,平时对他人,会把法律提升到神圣不可侵犯的高度,裁断权却自己一手抓牢。并垄断了所有话语权。民间说“官”字有两个口,随便怎么说都是对的。

江兵的亲身经历和为官经验,直感告诉他,法院积极鼓动被曝光者告媒体,实际上是某些法官在抓权。

这回曝光状元楼大吃大喝,他从潜意识里是赞赏副总编和记者苏戴他们的。一张报纸一定要有力度的批评,批评越尖锐,读者越过瘾,读者一关注,报纸就有发行量,有了发行量就有影响力,有了影响力,人家就会把你报社当回事,把你当回事了,你就会有实权。人家怕你,就是怕你手中有曝光的权力。

 

4

中央和市委红头文件三申五令,不准大吃大喝,工作餐规定三菜一汤。曝光的状元楼酒宴,那餐按每人100元定位,还不包括烟、酒。报纸刊登的照片,人车俱在。被曝光者心里愤愤不平,嘴上对江兵、苏戴他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铁婴还暗访到那天庆功宴的剩饭菜汤,给养猪场拉去,醉倒了三十六头大肥猪。于是,铁婴写了一篇内参,题目叫《庆江官员大吃大喝,剩饭菜汤醉倒三十六头大肥猪!》,这篇内参稿后来刊登在《江南日报》的《情况反映》上,为庆江这场反腐败横扫吃喝风,推了波,助了澜。

庆江市依靠卖鸡蛋交农业税的农民,化肥厂、造纸厂关停后,下岗每月只领150元低保生活费的工人,还有清水衙门、靠硬工资过日子的公务员们,他们看到状元楼大吃大喝,醉倒三十六头大肥猪的报道,由感叹到愤慨,由愤慨想到要写信给上级反映。

不知哪个狗娘养的,把醉倒三十六头大肥猪的内参稿复印下来,粘贴到那张状元楼吃喝的《庆江日报》上,寄给了一位原在革命老区打游击的将军的儿子,现任中纪委副书记的吕世英,也有可能寄信的人与吕副书记有交往,中纪委吕副书记看到以后,非常气恼,提笔沙沙沙地批了一行字:

请江南省纪委,组织专门工作组将醉倒大肥猪事件查实严肃处理,并将处理结果上报中纪委。希望以此事为切入口,开展反腐宣传。

                                                                    吕世英   2005年2月11日

很快,江南省纪委,省纠风办公室,按报纸的车牌号,通知车主到市纪委纠风办讲清问题,省纪委一位副书记亲自在市纪委督阵。

大家都知道,共产党的官员,一听到叫他到纪委讲清楚问题,就如公安人员把手搭在扒手的肩上说:跟我来一下差不多,没人不怕的。

那天晚上喝酒喝的天昏地暗,神气活现的有关领导,接到省纪委的通知后,刹时像射精后的阳具,耷拉脑袋,无精打采。

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如果纪委查他们,基本都够得上“双规”,多数可以判五年以上徒刑,别的都不说,专项查他们的住房面积和屋内电器、装潢、摆设价值,就可以发现与他们的工资收入不相符。

给他定个财产来源不明罪,绝对不会冤枉。

狗日的《报刊趣摘》,又摘登了“庆江市官员大吃大喝,菜汤醉倒三十六头打肥猪”的新闻,使反腐的旋风变成了飓风,影响波及全国。

风源起于苏戴和铁婴他们。

最高兴的当然是这帮愣头青记者,他们欢天喜地相约避风塘茶馆胡说八道起来: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这类发烧友的话弥漫茶馆。

苏戴放言:童年时听奶奶讲过,功夫最好的拳师,他的拳头打不倒隔山之人,笔头却可以打倒千里之外的人。苏戴自己称自己就是那个挥舞笔头的人。

铁婴还饮茶吟诗:书生报国无他物,惟有手中笔如刀……

几个愤青记者,个个都自己认为自己是无冕之王。在避风塘表露出一副唯我独尊、忧国忧民的样子。

许许多多有社会经验的聪明人,都把责任像抛垃圾似地抛掉,而这帮愤青记者却把责任揽在自己的身上,自作多情的去坚守社会公正、公平的道德底线。

傻瓜都知道人家抛弃的没什么好东西,好东西他们会扔掉吗?你家美元、人民币、美如玉的美人会抛弃吗?肯定不会!

苏戴、铁婴等热血愤青,蛇吞大象似地大揽大接社会公德责任、反腐责任、民族振兴责任。那个叫铁婴的记者,毕业于江南师范中文系,被墨水灌昏了头,还说什么:

“我们记者就是社会良知的眼睛!”之类的昏话。

自从状元楼大吃大喝曝光事件之后,好多酒店的门前,几乎看不见公家的小车,庆江市人民政府还专门发了文件,不准公务人员出入舞厅、酒店等娱乐场所,并具体规定了“六个不准”。每位被曝光的车主全都作了深刻的检讨,写了详细的保证书。市委书记张二士在省委开会时,主动向省委、省纪委作了深刻的检讨。他检讨说:状元楼腐败事件所有的责任都是自己放松了对干部的思想教育,党内民主检讨会开的少,反腐败的措施没有落到实处,态度诚恳地请求省委、省纪委给我张二士处分。

 

5

一个多月时间过去,状元楼搞腐败的责任查来查去,居然最后所有的责任都落到了庆江市公安局城西派出所分管后勤的副所长老章的头上,这是人们和老章本人根本无法料到的。

这个老章原是市刑侦队老刑侦队员,为人厚道,两杠三星的一督警衔了,还是个侦察员,没有职务。是柳松林局长好心,把他提拔了一个城西派出所的副所长(相当于副科的职务),工资没加多少,主要是考虑他今后退休有好处。

老章是一个忠于职守的人,分管后勤工作从无差错,帐、物、钱笔笔清楚。他听说这次全市大案侦破庆功暨全市综合治理大会在城西召开,老章是位很有区域感的人,因为以前他办案,案发地属哪片?哪段?归谁管?都分得很清楚。

老章认为这次在城西自己的辖区召开全市综合治理大会,有很多以前的老同事,老朋友,老领导来开会,他建议所长把抓嫖抓赌罚来的小金库动一动,提高状元楼接待的规格和档次,当时,所长没有反对。

老章上窜下跳,就自己作了主张,忙这忙那地安排了那天的酒宴。

后来纪委纠风办一路查来,所有谈话的人都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清二楚,说原定的会议餐费符合财政局的会议补贴规定。

最后查出了是老章主动提高了餐费标准,被纠风办记下了笔录,摁了手印。

因为这件事没法定罪,纪委顺藤摸瓜,发现了小金库,查清了16.7万元钱的问题。这钱明明是所长同意叫老章另立帐目放起来的,同事本是同林鸟,纪检查来各自飞了。所长把铁钉咬断,硬说老章这笔钱,他真的不知道。

这个干了快三十年刑侦的老章,终于尝到了有口难辩的滋味,最后还是被检察院抓了去。

审老章的那个法官,自称是江南政法学院学证据专业的,他把老章小金库的账本、笔记拍了照片,进行了详细科学的笔迹鉴定。

最后判老章十年有期徒刑,罪名是贪污。

 

6

庆江的老百姓当然不会相信轰动全国的状元楼吃喝腐败事件是那个老章头一个人搞的,老章的老婆埋怨说:

老章那天晚上窜天钻地,忙得自己没吃饭,也没喝酒,回家吃了她烧的一碗面条。

但是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办案不信你那么多的理由。

办案的人哪管你吃面条不吃面条的,老章老婆罗里罗嗦的声音,办案人是不会听的。

二审法官把一审判决内容一字不改地叫打字员打印了下来,维持了原判,就这样,老章送到了江南省第八监狱改造。

 

7

不知哪位又给吕世英副书记写信说:市纪委的人也在状元楼与那些醉倒大肥猪的人吃在一起,喝在一桌。

这回中纪委吕副书记真的火了,他向郑书记作了汇报,郑书记也非常重视地说:

“当官大吃大喝,浪费的饭菜,居然醉倒了三十六头大肥猪,这样的人还能当共产党的官吗?”

吕副书记动情地说:“我在那一带工作过,至今还有贫困乡,我曾亲眼看见过,一家两兄弟,只有一条新裤子,谁出门谁穿。有的特困户买盐还要等鸡下了蛋去换。当地的干部这样大吃大喝,怎么能做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呢?”

郑书记指示道:“老吕!你安排时间专门去一趟!”

 

8

吕副书记带了两个随从,从北京专程来到江南省的庆江市。庆江市纪检书记马上向市委书记张二士报告,张二士立马叫来常委,常务副市长,对这位庆A00004的车主人范水士说:“你是怎么搞的?尽给庆江市出洋相,你知道我是中组部交流的干部,还想为党为国家大干一场的,你们居然把肥猪醉倒三十六头!很厉害嘛!”其实,群众告错了,参加吃喝的不是纪委领导,而是范水士。

范水士想说冤枉,张二士却没让他说。

“事情我们已经很清楚了,你就不用说了,性质本来是一般,但影响极坏,你的职务一定要撤,你要有一个准备,等过段时间我再向省委提,再给你一个位子,有些情况你也是知道的!”

因为两个“士”在市委常委会里关系铁,范水士也就没什么意见了。

范水士走后,张二士主动向省外办王小妮的父亲,江南省委王副书记汇报了醉倒大肥猪的情况,并建议撤销范水士市委常委,由人大出面免去范水士副市长的职务。市委书记的建议征得了分管党群组织的王副书记的同意。

当即,张二士就叫人大办公室赶紧打印免去范水士副市长的文件,并把决定通知其他几位画圈圈的副主任。因为张二士兼任庆江市人大主任,其他几个副主任的实际地位与办公室的主任差不了多少。

当天下午打印出来的庆江市人大常务委员会红头文件,免去范水士庆江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的职务,第二天印在《庆江日报》左下角。

免去范水士的常委职务要由省委发文件,估计也就是个把星期的事。

范水士显得很平静,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样子。

张二士书记在庆江市常委会上拍板决定:凡是在状元楼大吃大喝的,被曝光车牌号的主人,一律党内警告处分,并将处理结果,公布于众,刊登在《庆江日报》上。

那几天,找《庆江日报》看的人骤增。

 

9

等到中纪委吕副书记住入庆江宾馆时,房间的桌子上已经搁着那张吃喝官员受处分的报纸。

吕副书记觉得庆江市委对此事是重视的。

这个范水士原来是个江南大学化工系毕业生,一直从基层当科长、副厂长,机构改革提拔县科委副主任、主任、副县长、县长、副市长。

他散布全国的同学多,曾为庆江引进过一家大型科技企业,现在改制成私营股份企业后在香港上市,成了全国知名企业。

范水士比较听话实干,群众口碑并坏不到哪里去。他当科委主任时,吕副书记在省委当组织部长打过交道,印象不坏。吕副书记看到当地已经高度重视醉倒肥猪事件了,自己从北京出发时的气恼,渐渐消散了一半。

当晚吃饭时听了市委书记张二士和副书记兼市长魏国宝两人汇报江南省委、庆江市委如何重视这件事,如何以这件典型事例开展讨论,如何开展全市党风党纪整顿的工作计划和打算,吕副书记听了后,感到了满意。

 

10

吕副书记回京不久,张二士书记开始秋后算帐,责骂死人办报的江兵:《庆江日报》的新闻报道严重影响了庆江的投资环境,歪曲了庆江官员的形象,要追查报道失实的责任。

 

11

很快,庆江市委文件公布:

范水士任《庆江日报》党组书记兼总编辑;江兵调文化局任调研员;王福祥调庆江地方志编委会任副主任。

 

12

可想而知,

愤青记者们失去了新闻背景,

苏戴的日子不好过了,

决定下海经商。就这样苏戴离开了他喜欢的新闻战壕《庆江日报》编辑部。

 

 

欲知苏戴后来如何?

且听下回分解。



支付宝打赏

扫描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

姓 名:
邮箱
留 言: